Well in a meadow

【京都ぐるぐる巡礼】之《有顶天家族》篇

2017年12月24日-30日,完成了为时七天的京都一人旅。

深刻体会到京都真是一个充满故事、奇遇和冒险的地方。

想把这段旅程以圣地巡礼和游记的形式记录下来。


压了三年箱底的巡礼宝典终于能派上用场了!


*文中会穿插一些旅途中有趣的见闻、插曲,不一定都与作品本身有关

*出行前没有准备动画截图,拍照全凭印象

*因为是按作品来记,所以不是游览的时间和路线顺序

*有顶天家族1、2都只看了动画没有读原作(但是我对森见老师是真爱,相信我


以上都ok的话,我们就开始吧


巡礼地点:京都站—四条通—四条大桥—鸭川三角洲—河合神社—下鸭神社—八坂神社—京都市动物园—南禅寺—狸谷山不动院—六角堂—咖啡蔦家—二代目邸宅(伪)—六道珍皇寺






京都站,京都塔

我是坐新干线从名古屋到京都的,一踏上京都的土地就已经进入了森见老师笔下的世界。平安夜的缘故,京都塔也穿上了圣诞配色,说不上是可爱还是怪诞。


四条通周边


一上来就绝赞地坐错车下错站,只好拖着行李从四条乌丸往四条大桥的方向走。街上很热闹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圣诞节前夕的兴奋甜蜜,特别是进出礼品店的少年少女们。忽然下起大雨,然而雨水浇根本不灭现充们幸福的小火苗,反倒让我这样孤独的旅人更觉凄惨。记得森见老师在哪本书里写过,圣诞节的气氛无处不在,使得单身狗无处可逃只能躲在家里。现在充分体会到了。


但是,来的四条大桥,刚刚的寂寞一扫而空。


东华菜馆,给矢一郎开预祝会就是在这里。欧式建筑的屋顶在整部动画中有不少出镜。

在它的斜对面、桥的另一头就是菊水restaurant





鸭川,以及河畔的高级料亭。如果是夏天,就能看到搭建的一排纳凉床了。

根据矢三郎帮红玉老师飞箭传书弄坏扇子时的镜头(下图),星期五俱乐部所在的料亭应该就在上面照片里的其中一家




白天的四条大桥。我住的旅舍就在鸭川边上,所以每天都要通过四条大桥至少两次,但一般不是清晨天还没亮就是晚上。

打雷的时候桃仙麻麻就躲在桥下,有海星陪着。不过矢三郎找到她们时是从对面看过来的视角。



菊水餐厅过街就是南座。矢三郎在这里接赤玉老师、背着他回家的场景印象深刻。可惜最近正在整修,没能看到全貌。

老师跟二代目的决斗(?)地点是在这个屋顶?


26日的行程完全是密集的森见故事舞台巡礼,并非有意为之,只是那天早晨突然意识到,伪右卫门选举之日、星期五俱乐部忘年会之日、下鸭总一郎的忌日,正是12月26日。于是带着迎来故事高潮和结局的心情出门了。



在出町柳站下车,来到鸭川三角洲。石头和石头的间距意外的宽,真的需要跳着过去。

有顶天里也有贺茂大桥和大文字山的镜头,但这个地方在四叠半里意义更加重大,留到后面在写


下鸭神社



进到本社之前,先插播一组离入口很近的河合神社


河合神社祭的是神功皇后的母亲玉依媛命,女性的守护神也是美神。

想起歌词先生某年的情人节曾在这里举办秘密live,这个人真是会撩(x

另外,写下《方丈记》的鸭长明就出自这里的神官之家。


因为是掌管美貌的神,绘马是镜子的形状,可以用化妆品或者彩色铅笔画出自己想变成的样子。


糺之森

大概是冬天的缘故,光秃秃的枝丫显得有些单薄,跟我想象中的原始森林不太一样。(好吧,在我的观念里森林是像坡岛的水库自然保护区那样的热带雨林

脑补了一下纳凉古书市的样子。



河水非常浅,不知道二哥是如何飘在上面的。

也找到了动画中二哥躺的那座石桥,但是周围缠满了电线没拍出想要的效果。


下鸭神社



已经装饰起了新年的生肖绘马


总觉得这个矢三郎是被随意靠在一旁的


买御守的地方贴着有顶天家族的海报,也有不少周边


竟然还有大哥和玉澜的结婚誓词,太可爱了吧!!还盖着小爪印

想到了赤玉老师的话「勝手に幸せになるがいい」


抽了一张签,是平,但为了这两行带在身上鞭策自己


因为自己和家人都是本命年,就买了一只生肖土铃,超级可爱。其实每个神社都有卖,但很喜欢下鸭神社的御神纹二叶葵,有种朝气蓬勃充满生命力的感觉。



想要吐槽的是,这座桥的桥面也太陡了


熟悉的场景






临走时品尝了下鸭神社的名物——申饼,葵祭期间的申日吃的一种和菓子,可以祛病消灾。明治时期被禁止贩卖,140年后由一位宫司口传、京都和菓子店制作,还原了当时的味道。

加入了红豆汤汁和豆粒,呈现出淡淡的朱华色(はねず色),像是破晓时刻天空染上的颜色,象征着生命诞生的瞬间。


顺带在暖炉旁边烤一烤冻僵的手




八坂神社




从旅舍步行到这里只要几分钟,赶在大批游客涌入之前,一大早到了。

难得地看见宫司巫女们忙碌准备的样子。

境内有各种各样的摄社,像求姻缘的大国主社。这类神社的绘马架永远是大型虐狗现场。


美御前社则插满了各个美容美发学校、化妆品公司的奉纳旗



从八坂神社搭市巴士到冈崎公园,往南禅寺走的途中就会经过京都市动物园。2当中矢三郎扮狸猫的地方。


今日闭园。

遇见一位父亲带着大约3、4岁的儿子来,看了闭园的告示,对儿子说:“对不起哦,我们去那边公园玩吧。”小朋友没有哭闹,只是频频地回头望着动物园紧闭的大门。

每个人小时候或多或少都有过这种满心期待又落空的经历吧,大概是勾起了儿时记忆,遗憾的心情突然满到溢了出来。


门口摆着园内的动物分布图,找了一圈,并没有狸猫w


南禅寺




宏伟的三门。南禅寺正二郎和矢三郎坐着聊天的地方。他说,一直担心玉澜被将棋之神带走,希望有个人能拴住她,希望那个人是矢一郎。虽然他的戏份很少,但从这一段对话喜欢上了这位哥哥的温和气质。话说南禅寺至始至终都站在下鸭家这边,完全是自家人嘛。(最后也确实成一家人了w

三门的二层是可以上去的,狸猫将棋大会之后玉澜就在里面闭关。但由于已经是年末(那天是28号),寺院内部在做大扫除为新年做准备,没让进。




南禅寺不愧为五山之首,高于五山之上的权力财力从建筑上就可见一斑。


方丈庭园和南禅院同样没有开放,看来下回还得来revenge

阴错阳差地在水路阁顶上沿着水道逆流而上,醉心于突如其来的冒险以至于全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,等回过神来,已经走到了蹴上斜坡铁道的尽头。

其中的细节放到下一篇再说。


从蹴上坐车往狸谷山进发。

早下了一站,正好在路边的金拱门填饱肚子(已经是下午一两点,还路过了一家中古家具店,里面真的什么都有。



要去狸谷山不动院,公交车最远只能到一乘寺下松的路口,接下来全靠自己爬山。至于有多远,请看下图自行体会



一乘寺下松


从平安时代起,这里就是从京都由经比㕡山去滋贺的交通要道,所以人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种下松树作为旅人的路标,现在这课已经是第四代。宫本武藏曾在这里与吉冈一门决斗。

说来也巧,刚准备往山上走,肚子突然痛起来。就很绝望,心想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又不是旅游景区周围都是住宅,哪里去找厕所。结果绕过石碑就看到了一间小小的公厕。古时人们植松引路,如今这种对旅人的体贴也以不同的方式延续着啊,不禁这样想。


狸谷山不动院




遍地都是狸猫信乐烧





从这儿到本殿有250级阶梯,也就是桃仙和总一郎被命运的红毛缠到一起的地方。



从照片和动画中可能都看不出来,这些阶梯超级超级陡。一开始还奇怪为什么每走一小段都有指示牌告诉你已经走了多少阶,爬到后来全靠这个精神支柱继续前进。来京都这么多天,第一次真正意义地爬山。自认为不是平常缺乏锻炼的类型,到最后累得气喘吁吁。托它的福第二天小腿前侧肌肉非常酸爽。


途中经过的七福神塑像



终于抵达本殿。由于遭受台风的破坏,本殿前的道场、右手边的小神社都不再是原来的样子,围起来正在修缮,不能通过。


本殿中不动明王的眼睛亮得炯炯有神。


这里去除疾病的保佑很灵,柱子上挂着很多愿符。愿符上画着人的身体轮廓,只要圈出希望痊愈的部位,再写上姓名年龄就好。我也为家人写了一份。

朱印上写着宫本武藏,非常帅气。(朱印帐没在身边,照片回头再补上)同时附赠了一张防火防盗的咒符,让我拿回家放在玄关或是厨房。


返回时在岔路口看到一个指示牌,写着前方200米金福寺。似乎跟松尾芭蕉有渊源。既然这么近就顺道去看看吧,沿着路牌指的方向走了一大段,怎么也找不着。谷歌先生的定位绝赞罢工。心想,一定是着了狸猫的道。于是放弃原路返回,乖乖下山。


六角堂


关门前10分钟才到,就只在里面粗略地转了一圈。

坐落在小巷子里,院内比动画中还要袖珍一些。


脐石大人,京都的中心点。明显不能摸w


橱窗里的大哥


这张是想拍出二代目推开门的那个镜头,结果完全不对


但仔细看会发现,连后面的商铺都还原了


看着和尚闭门。算是还原二代目开门前的视角。

这时六角堂斜对面的钟楼传来悠扬的钟声。


咖啡蔦家就在六角通的路口上



说实话,对这里没什么印象了,不过店家非常亲切地在门口贴着对应的动画截图



从动画过场的地图判断,二代目邸宅的位置离这儿不远。尽管知道并不存在,还是想找一找。(已经暴走了一整天再多几步也无妨


根据街道名称推测,就位于白色那栋楼的那块儿街区,但是走了一圈没有发现非常宽敞平坦能容纳一幢别墅的屋顶。

发现森见老师对屋顶情有独钟。弁天、矢三郎、淀川教授赏红叶的屋顶,《宵山万华镜》中屋顶的伪宵山,还有《春宵苦短》里面乖僻王的最终舞台。屋顶真是神秘而浪漫的地点。


此后还接着穿行于夜幕降临的街巷,去看了本能寺迹(只有一块碑)。坐车回旅舍填饱肚子稍作休整后,竟然又动身前往木屋町的酒吧月面歩行喝了三杯。走了一天像过了一年。


六道珍皇寺


六道珍皇寺位于东山区,离建仁寺很近。看完草间弥生展的某个下午,从forever现代美术馆步行前往。

这里有二哥的那口井。之前听说本堂和井所在院子平时不对外开放,只能透过门上小小的开口往里望。

看到本堂门口摆着很多鞋子,正在研究门上贴的告示时,有一对日本中年夫妇径直走上前去开始脱鞋。我问这儿可以进去吗,他们回答可以的吧然后就推门进去了。我也跟在后面。

里面展出着一些地狱绘图的屏风,不知道李白的那个跟这里有没有联系


但是看起来并没有这么可怕,更像是地狱观光般的巡游气氛。

进入后院,来到那口井边。相传这口井是通向冥府的入口。稍有些胆怯地望下去,很深很深,黑黑的。而且水位很高,根本不见底。二哥要是在里面,不能变青蛙而得变金鱼才行。听住持介绍说,有30米深。

(里面禁止拍照,所以照片还是只有从小窗口拍的)





而从冥土返回现世的出口,在院子更深处,是一眼泉水。小野篁卿就从这两口井出入冥府。看着黄泉之水咕嘟咕嘟往上冒,感觉比入口更阴森些。旁边围了一圈高中生样子的男孩子在起哄。

回到本堂排队求朱印。快到我时,住持朝着已经走出去的一个大叔喊:“老师,再稍等一下,我这儿还有两个学生就写完了。”感觉不太对,但还是硬着头皮排过去。瞥见桌子上拍着二哥青蛙的公仔,也没心思拍照。

出去之后查了查官网,果然这天并没有开放特别参拜。我多半是混入了一个修学旅行的队伍,稀里糊涂地进到里面。难怪中途有个男生用“你谁?”的眼神盯着我看。

下次一定要赶在特别开放的日子来,把门票补上。


END


(防坑用)下期预告:《太阳之塔》《四叠半》《春宵苦短》《京都懒汉冒险》《狐狸的故事》篇(太长!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7)
©Well in a meadow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