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l in a meadow

【Repo】2014.12.5イトヲカシlive@AFA main stage

lefty桑和taru酱3日早晨就抵达了新加坡,歌词桑也在当天晚上与他们合流。所以在本番到来之前的那两天我已经坐立不安,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。恨不得随时随地盯着推特,想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,吃了什么美食,此时此刻在做什么。

这一次他们总算稍有观光。第一晚去了滨海湾花园,照片上紫色灯光笼罩下的摩天树比想象中还要梦幻。第二晚是去的乌节路。4日上午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雨,午后突然停了,一看推特原来是晴男团出了门w


终于到了AFA day1当天。虽然我6点醒的,但到达会场时已经8点。多亏了一早就到了的京京,我们很快买好两天的门票加入了等待入场的队伍。展厅9点开放,不过主舞台要到中午12点才开。商量之后我们决定先去买cd。排到AFAshop店内一问才知道イトヲカシ的cd要下午才到。返回主舞台的入口处已经有包括绘酱、绫酱她们在内的三队人,都是来看イトヲカシ的。

和绘酱、绫酱打招呼时听说歌词桑已经进去了。不一会儿,就听见了他在里面试音。唱了一小段twilight、ホシアイ和Share, We are。隔着厚厚的门也能听得很清晰。门外的大家不由地跟着high了起来。

与芬芬也顺利汇合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边聚集的人渐渐多起来。

快要12点半main stage终于开放,进去的瞬间有一点点混乱,不过还是顺利坐到了第一排中间偏左的位置。从没进过live house的土冒表示,会场好大舞台好高,氛围整一个高大上。台上只有正中间的话筒架和稍微偏后的右边lefty的琴和吉他。



大屏幕上的VTR介绍完接下来登场的是itowokashi后(此处有尖叫,会场安静下来暗下来。

先走出来的是lefty桑。他径直走到舞台中央,向观众们行礼,然后缓缓地戴上手中白底青花的狐狸面具。动作十分流畅潇洒,我整个人都看呆了。虽然之前看过推特上的照片,有一定的心理准备,但亲眼见到还是觉得瘦了太多。五官的轮廓变得很瘦削,更加被突显出来。头发在路演结束后剪短过,但如今已经长长一些,能看出飘逸的自然卷。穿着安定的黑色v领T恤,胸前和两肩有很好看的白色纹理。实在太池以至于我想不起他下半身穿的什么。

他走到琴那边,坐下来弹了一小段旋律。这时歌词先生从暗中走出来,站在话筒架前,低着头闭着双眼单手扶住话筒。(他穿着有点皱的白衬衫,牛仔裤和最近出镜过的那双黑皮鞋。)接着,《メルト》的前奏响起。


感觉最开始的两句低音歌词先生有点紧张(也可能是我很紧张的错觉,但是很快就进入了状态。这时的舞台只有两束柔光洒在他们俩的身上,四周一片漆黑,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歌词桑唱得很用力很深情,「好きなの」那一句超级苏/////

唱到「今すぐ わたしを 抱きしめて」,他用手环抱住自己的肩,显得格外单薄。让人好想把他紧紧抱住;;

「なんてね」的颤音也好让人心痛。


唱完后,他们一起说:terima kasih! おもてなし! We are itowokashi!!(最后大家一起喊的itowokashi

第二曲是《twilight》。歌词桑把麦克风从架子上取下,走上前。随着lefty桑的吉他伴奏,全场的气氛变得高涨起来,大家都不由自主地跟着打节拍。

这时我发现taru酱坐在舞台最左侧。这一次他是作为マニピュレーター(抱歉我不知道对应的中文是什么)支持着歌词和lefty。他一边操作着电脑一边跟着旋律点头,样子非常可爱。可惜我的视线刚好被面前的音箱挡住,每次都得往右偏着头才能看到他。(真是对不住坐我右边的妹子

副歌部分的高音很美,然后lefty桑带着大家一起唱wowwow wowwowwow  yeah yeah yeah yeah。虽然cd还没到手,我还是忍不住大声跟唱了w


第三曲,歌词桑说:Singapore, please lend me your power! (请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)

于是就知道了要唱《Share, We are》

这部分不用我多说大家也能想象得到,歌词桑教大家打拍子的标志性动作。

间奏的时候lefty桑也像之后的生放里那样说着:clap!  clap! clap!    clap! clap! (我觉得lefty好厉害,要是是我一定会咬到舌头(x

唱到最后一句「分かち合える  share,we are」,歌词桑稍稍转向后方,两人很默契地对视,微笑。那个瞬间真是美好到无法用语言来描述。

 

(于是这里我记不清曲顺了oyz)

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多少MC,有种一气呵成的整体感。这时终于像是要稍作停顿。

歌词桑从身后变出一张叠成四份的A4大小的纸,抱歉地笑着说:Sorry! This is cheating pap

er. My English is very poor. (抱歉,这是用来作弊的讲稿,我的英语不好)

台下大家都喊着very good或是竖起大拇指。

歌词:I'm a bad man.

lefty:No, you good man.

歌词(转过去指着lefty):Good-looking guy.

然后lefty就无言地仰着头(大概是害羞了,还调整了一下面具。

 

接着歌词桑用全英文概括地讲述了黄泉比良坂的传说。他一边读稿一边时不时地看向观众。看着他这样努力地讲述,真的好感动。对最后一句的印象很深,大意是:虽然他们阴阳两隔,但爱依旧在。

《黄泉比良坂》少了taru酱的鼓点有一点遗憾,但是歌声、琴声与流转的橘色灯光交融在一起,仿佛真的连接起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道路,又有一种跨越空间和时间的空灵感。

歌词桑一手持着话筒的线缓缓地唱着,像讲故事般娓娓道来。

副歌部分lefty桑的和声美哭了,比cd中的要更明显一些。

 

第五首是安定的《ホシアイ》

唱到一半时,歌词先生非常帅气地扯掉了耳塞。

间奏的部分,他退到舞台中间,低着头,随着音乐晃着肩(依旧是标志性动作。太喜欢他这个动作看多少遍都不会厌/////

 

唱完后,歌词桑又变出了那张纸,递给lefty。

lefty桑说,他们各自的乐队解散(他说的是broke up >_<)之后,两人一起在niconico投了稿。看到再生、mylist那些数字觉得很不可思议。所以最后一首歌是唱给在电脑屏幕前支持着他们的你(You)。

歌词先生接着说,虽然歌词是用日语写的,但是希望他们的心情能通过音乐传达到。

和以往唱You的时候一样,歌词先生认真地看着观众,从最左慢慢看到最右。

「ぼくはここにいるよ」

就像京京在微博上写的那样,歌词桑用力地指了下身后的舞台。这时我已经是拼命捂住嘴不让眼泪掉下来的状态。

「いつか声が枯れて」

他单手抓住自己的喉咙。我有点被那个力度吓到,然后看着好心痛。

「明日は素晴らしい」

我在心里对自己说,将来无论遭遇什么样的事,只要回忆起这个瞬间一定能闯过去。

 

 

live就这样结束了。接着他们宣传了一下mini cd,说在会场那边可以买到。台下已经有人买了,高高地举给他们看。于是他们很开心地说谢谢。

歌词桑问大家知道8cm的cd吗?他说这个直接放到光驱里播的话会“啪”地爆炸哦。(准确地讲不是说,而是肢体动作加一连串的拟声词,超级可爱。

lefty桑也被他的描述逗乐了,笑着说 Are you crazy?

 

歌词桑就准备道别、退场了,lefty桑连忙提醒他说下午6点的签名会。

然后两人再次道谢,lefty桑说 I will come back soon!

 

本番到这里就结束了。

感觉就像一场梦,一瞬间就过去了;; 真的是值得一生珍藏的宝贵回忆。

我的语言太苍白无力,也许连这场live十分之一的美好都传达不出;;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签名会是在AFA特定的签名区域,他们三人排成一排站在柜台里(看不到下半身><),大家排着队一个一个地过去。

当天我带了一意专心和2.5Songmate的イトヲカシ海报,然后还有刚买的mini cd和音呼治心,但是从京京那里听说六月的funan matsuri时就规定一人只能签一个。最后决定忍痛割爱签音呼,其他的也没来得及塞回包里,就这样一叠抓在手上。

(排队和签名时紧张得根本没有余裕仔细观察,所以描述会放到后面)

除了“live辛苦了!”“很棒很开心”这类常规外没有和歌词桑说其他的话。把装着信和礼物的纸袋递过去时,他接过去朝里面看了看,认真地说谢谢,然后握了手。他的手还是那么有力。

lefty桑在签名时,我说lefty桑瘦了好多。一开始他可能没听清,抬起头靠近了些。我瞬间紧张得不行,放慢语速又说了一遍。他说是的自己在减肥,还打算继续瘦。我说了一句あんまり無理しないでください就打算逃跑,他连忙伸出手和我握了一下。

我跟taru酱说,live的时候看到taruto桑在那边调音,辛苦了!我日语说得gdgd的,但是他认真地看着我,很耐心地听我说完,回答说谢谢然后握了手。

拿好taru酱的签名转过身,才发现给lefty桑的信还在手上(自己真是太怂了。幸好后面是芬芬,我才又很失礼地倒回去递了信。

 

Sg桑签完后就立刻回去工作(辛苦了!,京京有要逛的东西也离开了,芬芬要去看看ARS的周边,于是突然变成了ぼっち。想到明天就见不到lefty桑,寂寞的心情一下子涌了上来。加上一整天都处于亢奋的状态,下午又一直站着,腿已经快没有知觉。于是我靠着墙坐在地上发了好一会儿呆。

回过神,看向签名那边,队伍的长度并没有怎么减少。想到他们还在眼前,当然舍不得先走。于是就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。

柜台的桌面有点宽,所以歌词桑一直向前倾着身子。每一位客人走上前,他都会大声地说,お疲れ様でした!我站的地方离着不小的一段距离,依旧能听得很清楚。

不久,芬芬也回来陪着我一起。我们一点一点地往近处挪,停在大概还有5米的地方。就在这时我发现了桌上不知是贴心的饭还是staff给他们三个买的KOI的奶茶(重点错。

他们三个和大家亲切交谈的画面真是太美了。我很贪婪地看着,恨不得把它刻在脑海里。

芬芬提议要不要等全部签完再去和他们说几句话。我也有一句话刚才忘记跟taru酱说,于是我们又站到队尾。

走到歌词桑面前时完全想不起要说什么,只好硬着头皮拿海报去签。歌词桑说只能签一次哦所以要keep secret(还把食指放嘴唇上做了一个保密的动作),然后还是签了。(太温柔了;;以及我真的不好意思到想钻地缝><

我问lefty桑真的明天就要回去了吗?他说是的有工作不得不回去,但是一定会再来的。然后我说, I'll miss you. Please come back soon!(当时一下子就说出来了,现在回想起来好耻啊//////

顺利地对taru酱补上了刚刚忘记的“很喜欢taruto桑的ハロライン。”他很开心地笑着说谢谢。taru酱笑起来简直就是天使QvQ (对了他全天都没有戴面具。

 

然后我们就目送着他们离开了。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能有这么美好的经历,还要感谢大家的帮助和陪伴。

 

首先让我向阿塞女神表个白!阿塞我喜欢你>////< 没有遇到阿塞的话也许我就不会成为イトヲカシ的饭。

 

再次和京京一起看イトヲカシ的live真是太好了。感谢两天来的陪伴、源源不断的零食供应、借我ds3玩以及听我唠叨实况的话题。三次元的事加油!有机会再一起玩!

 

通过这次的event认识了芬芬超开心。芬芬人太好,day1帮我买cd,还给我和京京买了饮料,day3的时候帮我占位置。反而我答应带芬芬去鱼尾狮公园都没有兑现,找staff桑转交礼物时也没帮上什么忙,真是一点都不可靠>_<。

 

还没到AFA的时候我就问了Sg桑一堆问题,Sg都很热心地帮我解答了,太感谢!读了长repo非常感动,我们这些游客能这么享受国会议,多亏了staff们的汗水。辛苦了!

 

这次同样全程参战的绫酱和绘酱也辛苦了!虽然从main stage到三天的国会议,我们都分隔在观众席不同的两边,没怎么说上话,但是一直都被你们那边的热情和能量感染着。

 

还有,谢谢在微博上关心我、跟我加油的小伙伴们!

 

因为イトヲカシ而相识的大家,都是那么温柔的人。想要好好珍惜这份缘分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接下来就是我一个人的自言自语

歌词桑在博客里说,担心英文的MC而只睡了90分钟,担心在海外live会因语言的隔阂传达不到。

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思考着,反过来,作为观众,很享受他们的live、为他的歌声感动这件事,要怎样才能传达得到。如果只是微笑着安静地听着,从台上看下来是感受不到的吧。所以才会挥动荧光棒、才会跟着节奏打拍子,才会写信或是在推特回复。

然而,自己连长文的回复都做不到。真是要努力学习才行。

歌词桑说,读了一千个说「昨日のライブ、本当に良かったです!」的回复,就不得不稍微相信了。如果能让他相信的程度多那么一千分之一的话就好了。

 

还有,每见一次lefty桑,都会发现自己要比想象中更喜欢他。不管是写信的长度、内容还是见到本人时的心情。总是忍不住想跟他撒娇。将来好想嫁一个lefty这样的老公。(快去自重

 

现在正坐在飞机里敲着这段文字。不知道将来自己会去往什么地方。不知道下一次见面将是什么时候。但是,

会える日まて  頑張ってみるよ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6)
热度(33)
  1. 啊塞Well in a meadow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每次看笑笑的repo都觉得她写的lefty桑特别帅///////
©Well in a meadow | Powered by LOFTER